边境地区居民可以享受每人每天8000元人民币进口生活用品的免税政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2日

  位于日喀则聂拉木县的樟木口岸于1966年正式对外开放,1983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一类通商口岸。得益于便利的交通,目前已经成为我区最繁忙的陆路通商口岸。据聂拉木海关统计,仅今年1至10月,樟木口岸进出车辆8818辆,进出口的货物共计11.06万吨,贸易值15.35亿美元,占我区进出口总值的99.8%。

  国道318即将驶入终点,森林掩映中一座建筑风格多样、色彩缤纷的小镇出现在眼前。国道穿城而过,狭窄曲折的公路人来车往,热闹非凡,等待装卸货物的尼泊尔货车车身涂装各异,从半山腰的货场断断续续一直排到中尼两国交界处的友谊桥,樟木口岸的繁荣程度由此可见。

  在西藏长达4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个边民互市贸易点,另一边则是印度、尼泊尔、缅甸和不丹多个南亚国家。作为我国西南边陲的重要门户,近年来我区加大南亚贸易陆路大通道和边境口岸基础设施建设,相继出台对外贸易鼓励政策,外贸经济取得不断发展,据拉萨海关统计,2011年到2013年间,对外贸易总额先后突破10亿美元、20亿美元和30亿美元大关。

  据吉隆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该口岸边民贸易总额达2893万元,同比增长6.6倍。数额虽然不大,却已超过2011年至2013年贸易总和1800万元,充分显示了吉隆口岸正式扩大开放后蕴藏的潜力。

  和樟木路面狭窄、坡度陡峭不同,吉隆地势相对开阔,便于海关查验货场建设,利于通关便利措施实施。据日喀则海关副关长普布顿珠介绍,吉隆口岸正式扩大开放后,进出口货物的监管将更加便利,有助于提升通关效率,促进口岸对外贸易开展。

  作为曾经西藏与尼泊尔最大的陆路贸易通道,吉隆口岸曾一度繁荣,1978年确定为国家一类陆路通商口岸,但受制于基础设施不健全、公路等级低、路况差等诸多因素,加之樟木口岸的兴起,吉隆口岸的发展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萎缩,并随之萧条。

  清晨从亚东县城出发,经过16公里的路程,便到达了海拔3645米的仁青岗边贸市场。说起中印乃堆拉边贸通道的现状,同车的日喀则海关综合业务科副科长索朗次旦告诉记者,中印乃堆拉边贸通道每年5月1日开放,11月30日闭关,历时7个月,每周开放4天。同时根据国家政策,边境地区居民可以享受每人每天8000元人民币进口生活用品的免税政策。

  一大早,记者在樟木口岸海关入境通道遇到了刚去尼泊尔谈完生意的扎西顿珠。34岁扎西顿珠是樟木镇邦村人,已经从事外贸生意5年多时间。“我以前跑运输,看见外贸生意好做,就转行了。”扎西顿珠告诉记者,自己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合伙经营,从拉萨批发的服装、鞋子深受尼泊尔商人欢迎,尼泊尔进口的饼干、大米等食品在拉萨销路也不错,一来一往,一年能收入30多万。“做边贸生意不仅没有跑运输那么辛苦,收入也高出一大截。”扎西顿珠显然对自己现在的生意非常满意。

  吉隆口岸的正式扩大开放,不仅使我区加强对外经贸合作迈出了一大步,并掀开了我区外向型经济发展的新一页。“吉隆口岸距离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仅131公里,与尼泊尔经济较发达市县和经济开发区相近,拥有诸多优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日喀则海关关长拉巴次仁向记者表示,根据自治区有关规划,2020年有望在吉隆口岸建成中尼国际跨境贸易经济区,将进一步提升我区对外贸易水平,促进对外开放,并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高层次扩大我国与尼泊尔、印度等南亚各国的合作。

  日前,吉隆口岸正式扩大开放,中尼国际跨境贸易经济区也提上议事日程,标志着我区对外开放和对外经贸合作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为此,本报记者先后走访了亚东、聂拉木和吉隆等贸易口岸,沿着喜马拉雅山脉探访我区边贸发展现状与潜力所在。

  仁青岗边贸市场内共有28家中印两国商人的摊位,中国商人多经营服装、毛毯、瓷器,印度商人的摊位前则摆满了印度食品、化妆品和大米。在此经营卡垫生意的甘肃人杨增祥到这已经8年多了,是乃堆拉贸易通道开通后第一批到这“淘金”的商人。他告诉记者,由于印方规定从乃堆拉通道进入印度的贸易清单以农畜产品为主,与现实市场需求差距较大,这几年自己的生意并没有当初预计的好。

  每年的8至11月份是乃堆拉的贸易旺季,亚东县每天最多有60辆货车从事互市贸易。来自帕里镇的格桑群确已经从事互市贸易两年多,从印度边贸市场购买饼干、巧克力等食品再销往日喀则,一年可收入5、6万元。

  10点过,边民们停靠在路边的微卡货车陆续开始发动,依次接受海关查验。海关关员逐个确认边民个人身份和车辆信息,核对报关单与实际出境货物是否相符。“边民互市贸易现在已经成为边民致富的重要渠道。”检查间隙,索朗次旦告诉记者,截至今年,日喀则海关亚东监管组已为155余名边民办理了海关监管点车辆通行证,覆盖亚东县两镇五乡。

  据聂拉木海关关长李刚介绍,2011年聂拉木海关实施通关流程简化试点工作后,缩短了货物通关时间,有力推动了进出口贸易的增长。短短5年,樟木口岸进出口贸易量增长了近10倍。同时,为缓解樟木口岸目前道路拥挤、货场面积有限的瓶颈制约,国家已投资1亿元,新建了海关监管货场,可停放500辆货车,预计明年4月份投入使用。“相信到时候樟木口岸的贸易吞吐量将进一步得到释放。”李刚告诉记者。

  除了本地边民,樟木口岸火红的外贸经济同样吸引着不远万里赶来的内地商人。距离口岸不远有个边贸市场,由于老板是温州人,俗称温州商贸城,林景月的浩源商行就在这里。“我和老公2007年从老家温州来到樟木口岸,现在已经7年了,生意还不错。”林景月的店铺出售毛毯和电饭煲、水壶等日用品,旺季每天的营业额有1万多元,为了方便交易,她还请了5个尼泊尔姑娘做服务员。林景月告诉记者,虽然外贸生意受汇率、交通状况等外部环境影响很大,但中尼关系友好,贸易不断升温,她有信心,打算再多干几年。

  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南麓的亚东县,与不丹、印度相邻,山水清秀、景色宜人。中印乃堆拉边贸通道2006年恢复开放以来,仅仁青岗边贸市场边贸总额就增长55倍,2013年达到8000多万元,带动了当地人气和物流的快速聚集。

  青山如黛、雪峰巍峨,通往吉隆口岸的热索公路在峡谷中蜿蜒曲折、一路南下,消失于山林雾霭之中,我们似乎看到,这即将繁忙起来的南亚贸易陆路大通道正孕育着无限可能。(记者 常川)

  相关统计显示,2013年中印贸易额达495亿美元,但两国贸易往来多从天津、广东等海港出发,漫长的海运时间导致贸易周期相对较长。乃堆拉通道是我区乃至我国西部部分省区距离口岸最近的出入口,但目前仅以边境互市贸易为主要贸易方式。倘若亚东口岸恢复开放,其巨大价值将得到充分显现,成为中国西部地区连接南亚诸国的重要“桥头堡”。

  “不过我还是对乃堆拉抱有很大希望,毕竟中印是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贸易潜力很大。”杨增祥还特别向记者说起,前段时间习总书记出访印度的消息让他更加坚定了在乃堆拉“掘金”的信心。

  记者来到这里时,正是吉隆口岸即将正式扩大开放的前夕。总投资8000多万元的吉隆口岸联检大楼气势雄伟,已经完成内外部装修。由我国建设的双车道热索大桥也已完工。联检大楼背后,上下两层共计4000平方米的停车场和查验货场也已经全部竣工。一个功能更加齐全、服务更加完善的现代化陆路通商口岸已矗立在中尼边境。

(编辑:admin)
http://theappmediaco.com/xiangzhang/47/